點右上角“關注”,知道更多

前不久,發生在山西省洪洞縣人民醫院醫生手術室收萬元“紅包”的事件就引發社會的廣泛熱議,最終調查結果顯示,所謂的“紅包”是給前來主刀的北京天壇醫院專家的會診費,是經患方同意後收取的。儘管在輿論上,網友對“飛刀”醫生一邊倒地支持,但由於收取的會診費並沒有經過醫院財務科,程序涉嫌違規,該院負責收錢的科主任和北京天壇醫院的“飛刀”醫生受到不同程度的處罰。令人困惑的是,看起來合情合理的“飛刀”醫生會診費,為什麼會被患方以“索要紅包”一告一個準?頗受爭議的會診費,到底該怎麼收才算合法呢?

頗受爭議的會診費 ,甩不掉的“紅包”汙名

基層的小醫院邀請大醫院的專家會診、手術,這在醫療行業內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。在外科領域,還有一個專門的暗語:“飛刀”,形容醫生在休息時間飛到其他醫院主刀手術的醫療行為。不少人樂觀地認為,在多點執業政策落地和醫生集團興起後,“飛刀”將從灰色地帶走向光明大道,真正合法化。

然而,《醫師報》記者調查發現,近年來,“飛刀”醫生收取的勞務費——會診費卻成為醫患糾紛的焦點之一,柳州市人民醫院、鎮原縣第一人民醫院、齊齊哈爾醫學院附屬三院、濟寧市第一人民醫院等多家醫院因收取會診費且未開具收據或發票,被患方以醫生“索要紅包”為由舉報,被舉報的“飛刀”醫生和涉事醫院均被主管部門給予不同程度的處罰。以致於醫生大[email protected]溫柔醫刀在網上委屈地發聲:行善積德的院外會診,醫生為什麼像做賊一樣偷偷摸摸?

為什麼看起來合情合理的“飛刀”醫生會診費,會被患者以“索要紅包”一告一個準?

中國非公立醫療機構協會皮膚專業委員會主任委員、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鄭志忠教授告訴《醫師報》記者:“根據2005年7月1日起施行的《醫師外出會診管理暫行規定》,這種外出會診手術應該由當地醫院對會診醫院發出會診邀請函,會診產生的差旅費、住宿費、會診費等項目,也統一支付給會診醫院,醫院在根據單位的管理規定按比例支付給外出會診的醫生。如果未經單位批准會診或者未在目標醫院登記備案多點執業,私自‘飛刀’並向患方收取會診費,不僅違規還涉嫌非法行醫。”

張強醫生集團創始人張強認為此事件中有幾點還需要進一步明確:第一,洪洞縣人民醫院有沒有遵循《醫師外出會診管理暫行規定》,發出正式會診邀請函;第二,如果發過會診單,會診費應該支付給會診單位醫療機構;第三,會診醫生有沒有在當地辦理多點執業。

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骨科副主任反問《醫師報》記者:“《醫師外出會診管理暫行規定》出臺十幾年,多點執業政策也推行好幾年,為什麼‘飛刀’現象依然盛行?這說明政策沒有可操作性。按照規定,醫生外出會診需要經過醫院批准,規定的會診費少的可憐,只有一兩百塊錢,還要跟醫院分成。而現在一個三甲醫院專家的會診費少則三五千,多則過萬,政策和現實差距太大了。而且不說錢多錢少的問題,院長會同意你往外跑嗎?向醫院報備太麻煩了。所以,如果能多點執業、醫院同意外出會診最好,可以免除醫生的後顧之憂。就算沒有也無所謂,該怎麼‘飛’還怎麼‘飛’,畢竟大多數患者還是通情達理的。”

在這種情況下,儘管患者便捷地獲得了外地大專家提供的優質醫療服務,“飛刀”醫生也獲得了相對合理的勞動收入。但是因為費用是由主管醫生個人代收,自然不可能向患方出具收據或發票;因為勞務報酬是邀請單位醫生私自轉交給“飛刀”醫生個人,自然也不合乎規定,這就註定了這個合情合理的會診費洗脫不掉“索要紅包”的汙名,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社會和廣大患者對醫生醫德形象的認可程度,甚至成為醫患關係惡化的導火索之一。一旦患方舉報,無論是發出邀請的醫院還是醫生、或是“飛刀”醫生毫無疑問都成了過錯方,一告一個準自然毫不稀奇了。

歡迎合作與投稿,我們的工作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為什麼看起來合情合理的“飛刀”醫生會診費,會被患者以“索要紅包”一告一個準?